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西归直指 > 蔚州僧莲某

蔚州僧莲某

【原文】清光绪二三年,北方数省大旱。有蔚州僧莲某者,于村外小庙中住。有山东饥民突来,喊肚饥,要吃饭。僧云,我饭已吃过,无有余者。其人要更急。僧云,我为汝另煮点。其僧日课六万佛号,口虽许煮,欲将此一串珠掐完。其人意谓不与我煮,遂执斧,用背向头一打,僧遂跌倒。其人以挖煤铁勺,挖两勺脑肉,倒于煤中而去。其僧昏迷,不知人事,遂到钟前,急撞数十下。村中凡有官事,以撞钟为号令,遂通来庙中。见其僧仍卧被打之处,血流滂沱,而从屋至钟前,来去皆流有血迹。按之,犹有气,因扶起唤醒。云,被饥民所打。遂去数十人四路追之,其人被执,愿为偿命,拉至庙中。僧曰,我与彼前生定规有怨,彼今打我,诸君又难为他,岂不是令我白受打。不但宿怨不能解,更结新怨,我吃不起此亏。我尚有一千钱,与他令去。其僧之顶遂长合,而且仍复如平人之坚硬,但全顶无一毛,而周围倶有伤痕,亦异矣哉。光绪十三年,光与其师弟莲如,由红螺山朝五台,回至其僧庙中,时已六十余矣,面目奕奕有光,一望即知其为有道之士也。莲如师指其顶,而为光言之。附之于此,以为启信之助。民国十一年,释印光记。

【译白】清朝光绪二三年间,北方几省大旱。有蔚州僧人莲某在村外小庙中住。一天有山东饥民突然而来,口里喊着肚子俄,要吃饭。僧人说:“我已吃过饭,没有剩余的了。”其人要得更急。僧说:“那我为你另外煮点吧。”其僧每天定课念佛六万,口里虽答应着去煮,还想把这一串珠掐完。那人以为僧不想为他煮饭,随手拿起斧头,用斧背向僧头上一打,僧遂跌倒。其人又用挖煤的铁勺,挖僧两勺脑肉,倒于煤中而去。其僧昏迷,不知人事,朦胧中挣扎着爬到钟前,急撞几十下。村中原有约定,凡有要事,以撞钟为号令。村民听到钟声,赶紧都来到庙中。见其僧仍然卧在被打之处,血流满地,而从他所住之屋到钟前,来去皆流有血迹。上前探其鼻,还有气,因而扶起唤醒,问他是怎么回事。僧人说:“被饥民所打。”于是派去几十个人四路追之,那人被抓,愿意偿命,拉到庙中。僧人说:“我与他前生肯定有怨,他今天才会打我。如果你们现在又难为他,岂不是令我白受他打。不但过去世之怨不能消解,反更结新怨,我吃不起此亏啊!我还有一千文钱,拿给他,让他去吧。”其僧的头顶后来愈合,而且仍然如平常人的头顶一样坚硬,只不过全头顶没有一根头发,周围的伤痕还都在,也实在是奇异了。光绪十三年,我与其师弟莲如,由红螺山朝拜五台,回来时路过其僧庙中,那时他已六十多了,面目奕奕有光,一望即知其是有道之人。莲如师指其僧之顶,而为我说之。附于此,作为大家启发信心之助。民国十一年,释印光记。

《西归直指•卷三》终

摘自《安士全书》西归直指:蔚州僧莲某

看网友对 蔚州僧莲某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