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欲海回狂 > 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

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

附录

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

人未有不欲长寿康宁,子孙蕃衍,功业卓著,吉曜照临者。亦未有欲短折疾病,后嗣灭绝,家道倾颓,凶神莅止者。此举世人之常情,虽三尺孺子,莫不皆然。纵至愚之人,断无幸灾乐祸,厌福恶吉者。而好色贪淫之人,心之所期,与身之所行,适得其反,卒至所不欲者悉得,而所欲者悉莫由而得,可不哀哉。彼纵情花柳,唯此是图者,姑勿论。即夫妇之伦,若一贪湎,必致丧身殒命。亦有并不过贪,但由不知忌讳(忌讳种种,详示书后,此不备书),冒昧从事,以致死亡者,殊堪怜愍。以故前贤辑不可录,备明色欲之害,其戒淫窒欲之格言,福善祸淫之证案,持戒之方法日期,忌讳之时处人事,不惮繁琐,缕析条陈,俾阅者知所警戒,其觉世救民之心,可谓恳切周挚矣。而印光复为增订,以名寿康宝鉴,复为募印广布者,盖以有痛于心而不容已也。一弟子罗济同,四川人,年四十六岁,业船商于上海。其性情颇忠厚,深信佛法,与关纲之等合办净业社。民国十二三年,常欲来山归依,以事羁未果。十四年病膨胀数月,势极危险,中西医均无效。至八月十四,清理药帐,为数甚巨,遂生气曰,我从此纵死,亦不再吃药矣。其妾乃于佛前恳祷,愿终身吃素念佛,以祈夫愈。即日下午病转机,大泻淤水,不药而愈。某于八月底来申,寓太平寺,九月初二,往净业社会关纲之,济同在焉,虽身体尚未大健,而气色淳净光华,无与等者。见某喜曰,师父来矣,当在申归依,不须上山也。择于初八,与其妾至太平寺,同受三归五戒。又请程雪楼,关纲之,丁桂樵,欧阳石芝,余峙莲,任心白等诸居士,陪某吃饭。初十又请某至其家吃饭,且曰,师父即弟子等之父母,弟子等即师父之儿女也。某曰,父母唯其疾之忧,汝病虽好,尚未复原,当慎重,惜未明言所慎重者,谓房事也。至月尽日,于功德林开监狱感化会。彼亦在会,众已散,有十余人留以吃饭,彼始来,与司帐者交代数语而去,其面貌直同死人,某知其犯房事所致,切悔当时只说父母唯其疾之忧,未曾说其所以然,以致复滨于危也。欲修书切戒,以冗繁未果。十月初六至山,即寄一信,极陈利害,然已无可救药,不数日即死。死时关纲之邀诸居士皆来念佛,其得往生西方与否,未可知,当不至堕落耳。夫以数月大病,由三宝加被不药而愈,十余日间,气色光华,远胜常人,由不知慎重,误犯房事而死,不但自戕其生,其辜负三宝之慈恩也甚矣。某闻讣,心为之痛,念世之不知忌讳冒昧从事,以致殒命者,其多无数。若不设法预为防护,殊失如来慈悲救苦之道。拟取不可录而增订之,排印广布,以期举世咸知忌讳,不致误送性命。一居士以母氏遗资千六百元,拟印善书施送,某令尽数印寿康宝鉴,以拯青年男女于未危,则以罗济同一人之死,令现在未来一切阅此书者,知所戒慎,并由展转流通,展转劝诫,庶可举世同享长寿康宁,而鳏寡孤独之苦况,日见其少。如是则由济同一人之死,令一切人各得寿康,济同之死,为有功德,仗此功德,回向往生,当必俯谢娑婆,高登极乐,为弥陀之弟子,作海众之良朋矣。孟子曰,养心者莫善于寡欲,其为人也寡欲,虽有不存焉者寡矣,其为人也多欲,虽有存焉者寡矣。康健时尚宜节欲,况大病始愈乎。十年前一巨商之子,学西医于东洋,考第一,以坐电车,未驻而跳,跌断一臂,彼系此种医生,随即治好。凡伤骨者必须百数十日不近女色,彼臂好未久,以母寿回国,夜与妇宿,次日即死。此子颇聪明,尚将医人,何至此种忌讳,懵然不知,以俄顷之欢乐,殒至重之性命,可哀孰甚。前年一商人,正走好运,先日生意,获六七百元,颇得意。次日由其妾处,往其妻处,其妻喜极。时值五月,天甚热,开电扇,备盆澡,取冰水加蜜令饮,唯知解热得凉,不知彼行房事,不可受凉,未三句钟,腹痛而死。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讳,冒昧从事,以至死亡者,初不知其有几千万亿也。而古今来福最大者,莫过皇帝,福大寿亦当大,试详考之,十有八九皆不寿,岂非以欲事多,兼以不知忌讳,以自促其寿乎。而世之大聪明人,每多不寿,其殆懵懂于此而致然乎。某常谓世人十分之中,四分由色欲而死,四分虽不由色欲直接而死,因贪色欲亏损,受别种感触间接而死,其本乎命而死者,不过十分之一二而已。茫茫世界,芸芸人民,十有八九,由色欲死,可不哀哉,此某流通寿康宝鉴之所以也。愿世之爱儿女者,以及为同胞作幸福防祸患者,悉各发心印送,展转流传,俾人各悉知忌讳,庶不至误送性命,及致得废疾而无所成就也。彼纵情花柳者,多由自无正见,被燕朋淫书所误,以致陷身于欲海之中,莫之能出。若肯详阅,则深知利害,其所关于祖宗父母之荣宠羞辱,与自己身家之死生成败,并及子孙之贤否灭昌,明若观火,倘天良尚未全昧,能不触目惊心,努力痛戒乎。将见从兹以后,各乐夫妇之天伦,不致贪欲损身,则齐眉偕老,既寿且康。而寡欲之人恒多子,而且其子必定体质强健,心志贞良,不但无自戕之过失,决可成荣亲之令器,此光之长时馨香以祷祝者。愿阅者共表同心,随缘流布,则人民幸甚,国家幸甚。(增广印光法师文钞•卷三

【译白】世间之人没有不希求健康长寿、子孙绵延、事业发达、吉祥平安的。也没有会希望多病夭折、断子绝孙、家道衰落、凶灾多难的。此是举世人之常情,虽稚子幼童,也不例外。纵是极愚之人,也绝无幸灾乐祸,厌恶幸福吉祥的。而贪淫好色,纵情花柳之人,他们心之所期望的,与身之所行为的,恰恰完全相反。终至于不愿得的病夭凶危,却因为贪好淫色而降临。而希望得到的康寿吉祥,却因为贪淫好色而无所得。多么悲哀啊!那些纵情花柳,一心贪图女色而不顾后果之人,姑且不论。即便是夫妇之伦,若毫不避忌,一味贪湎沉溺,必定会导致丧身失命。也有并不过于贪恋的,只是由于他们不知忌讳,盲目无知行事,结果也同样导致死亡。实在令人怜悯慨叹。所以前贤曾编辑《不可录》,详尽说明色欲之害,其戒淫息欲之格言,福善祸淫之实例,戒淫之方法日期,忌讳之时处人事,不怕繁琐,仔细条陈,使读者知所当警戒。其觉悟世间,救护人民之心,可说是万分恳切周到而至诚啊!现在印光再把《不可录》加以整理增订,取名为《寿康宝鉴》。并广为募印流通,实在是有痛于心而不容我坐视不问者。印光有一弟子罗济同,四川人,四十六岁,在上海经营船业生意。其人性情很忠厚,深信佛法,与关纲之等居士合办上海净业社。民国十二三年时,常想来普陀山皈依,因事阻未能成行。民国十四年得膨胀病几个月,非常危险,历经中西医药治疗均无效。至八月十四日清理药账时,发现数目巨大,于是很生气地说:“我从此后即使病死,也不再吃药了。”其妾便在佛前恳切祈祷,许愿终身吃素念佛,以祈求丈夫早日痊愈。就在许愿的当天下午,罗济同忽然大泻淤水,几个月的膨胀病不吃药即消除了。我于八月底来上海,住在太平寺。九月初二,去净业社与关纲之会面,济同也在。虽然其身体尚未完全康复,而气色淳净光华,无有可比者。见到我很欢喜地说:“师父您来啦。我们可以在上海皈依,而不须去普陀山了。”择定初八日,与其妾一起去太平寺,同受三归五戒。又请程雪楼、关纲之、丁桂樵、欧阳石芝、余峙莲、任心白等诸居士,陪我吃饭。初十又请我到他家吃饭,并且说:“师父就是弟子等之父母,弟子等即是师父之儿女。”我说:“父母最忧心的就是儿女得病。你大病虽好,元气尚未完全复原,应当慎重。”可惜没有明说所当慎重的是房事。到了月末,于功德林开监狱感化会时,他也在场。众人散后,有十多人留下吃饭,他过来与管账的人交代几句即走开了。只见其面色如同死人,我知道他是大病刚愈后犯了房事所致,痛切后悔当时只说父母最担心儿女得病,未曾明说其所以然,以致他又趋于病危了。想写信切劝他,因事务繁忙而未成。十月初六到山,赶紧寄信给他,详尽说明利害,然而已无可救药,几日后他即死了。死时关纲之邀请很多居士来为他念佛,其能否往生西方,未可知晓,当不至于堕落罢。唉,可惜啊!大病几个月,由三宝加被,不吃药而病愈,十多天时间,气色光润,远胜平常人。却因不知忌讳,误犯房事而死,不但自害其命,其辜负三宝之慈恩也太过了。我听闻后非常痛心,由此联想到世间不知忌讳,冒昧行事,而导致丧命的人,其多无数。若不设法预先防护,也太辜负佛慈悲救苦之道了。因此将《不可录》增广修订,排版印刷,广为传布流通,期望举世之人都知忌讳,不致于误送性命。一居士以母亲遗下的一千六百元,准备印送善书,我即嘱咐他全部用来印刷《寿康宝鉴》,以拯救青年男女,保身防患于未然,则因罗济同一人之死,而令现在未来一切阅读此书者,都能知所戒慎,并从而辗转流通,辗转劝诫,将使举世之人皆同享长寿康宁,而鳏寡孤独之苦况,亦当逐渐减少。如此则由济同一人之死,而令一切人皆得寿康,则济同之死,当有功德。仗此功德,回向往生,济同当必俯谢娑婆,高登极乐,为阿弥陀佛之弟子,作清净大海众菩萨之伴侣了。孟子说:“养心的方法,没有比尽量减少欲望更好了。”那些平素欲望少的人,即使本性有所失去,那也是很少的。那些平素欲望多的人,即使本性还有所存留,那也是很少的。健康尚应节欲,又何况大病初愈呢!十年前有一富商的儿子,在曰本学西医,成绩总考第一。有次坐电车,车未停稳而跳下车,跌断一只手臂,他就是学骨科的医生,随即接好。凡是伤筋断骨的人,必须在一百几十天内都不可行房事的。而他手臂刚接好不久,因回国为母亲祝寿,夜晚与其妻同宿,第二天即死了。此年轻人很聪明,尚且要为人医病的,何至于连此种忌讳都懵然不知,因贪片刻之欢乐,却失去了宝贵的生命,太可哀叹了。前年有一商人,正走好运,前一天做生意,赚了六七百元,很得意。第二天从他小妾的住处,去他妻子的住处,其妻见他过来非常欢喜。时令正当五月,天气很热,妻为他打开电扇,准备浴盆让他洗澡,取冰水加蜜给他喝,只知让他解热得凉,不知他刚行过房事,不可受凉,不到三个钟头,即腹痛而死。由此可知世间因为不知忌讳冒昧犯淫而导致死亡的人,真不晓得有几千万亿。自古以来,福报最大的,莫过于皇帝。福报大寿命也应当大。试考证史书,十个皇帝中有八九个都不长寿。岂不都是因为淫欲过度,加上不知忌讳而自短其寿么?而世间之大聪明人,也常常多数不长寿,皆因其懵懂不知忌讳于色欲之害而导致啊!我常说:“世间人十分之中,有四分人是因色欲而死。还有四分人虽不是由色欲直接而死,但因贪湎色欲而导致身体亏损,稍受其他伤风感冒之类感染接触,无抵抗力间接而死。能活到命中注定寿命而死的人,不过十分之一二而已。”茫茫世界,芸芸人民,十有八九,由色欲而死,太可悲了!此就是我之所以要流通《寿康宝鉴》的原因。愿世间爱儿女的人,以及为同仁谋求幸福、预防祸患的人,都能发心印刷施送,搌转流通传布,使人人皆知忌讳,方可不至误送性命及导致残废疾病而无所成就。那些纵情花柳的,多因自己无正知正见,被恶友淫书所误导,以致陷身于淫欲苦海之中,莫能出来。若肯详阅此书,则深知利害,其中所关于祖宗父母之荣辱宠羞,与自己身体家庭之死生成败,及子孙之贤达昌盛与衰败没落,十分明晰。倘天知良心尚未完全丧失,怎能不触目惊心,努力痛戒呢?将见从此以后,各守夫妇之天伦,不致因贪欲而损伤身体、性命,则白头偕老,既长寿且康宁。而少欲之人必多子孙,且其子孙必定体质强健,心力志向光明远大,不但无自害其身之过失,决定可成为耀祖光宗之大器,这是我印光长时所焚香祷祝的。愿阅读此书者共发同心,随缘随力流布,则不但人民幸运无比,国家也幸运无比。民国十六年(1927)丁卯季春常惭愧僧释印光谨撰。(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•卷二》)

摘自《安士全书》欲海回狂: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

看网友对 印光大师寿康宝鉴序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