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欲海回狂 > 胎娠差别类

胎娠差别类

胎娠差别类(十二问十二答)

【原文】问,男女未会以前,从无产乳之事。一经配合,便有子女。试问彼投胎者,日在男女之傍,伺其动静乎。抑偶然遇之,蓦尔人胎乎。•答,业报因缘,不可思议。若业缘当为其子,虽神识在千世界外,此间男女会合,彼处即见光明,一弹指间,乘光入胎。帝释梵王不能阻,须弥铁围不能障。

【译白】问:“男女未同房以前,从无分娩之事。一经交合,便有子女。试问来投胎的,是日日守在男女身旁,等候投胎机缘。还是偶然遇上,当下入胎的呢?”•答:“业报因缘,不可思议。若因缘成熟,注定当为其子女,虽神识远在千万世界之外,此间男女交合,那边即见光明,一弹指间,即乘光入胎。帝释、梵王不能阻挡,须弥山、铁围山不能障碍。”

【原文】问,世人一壁之阻,不见不闻,数里之远,猝难驰至。千万国土外,何以纤悉无障。•答,人所碍者,乃在于形,不在于神。延陵季子曰,骨肉复归于土,命也。若魂气,则无不之也(出檀弓)。譬如梦中,在千万里外,忽然惊觉,复在床中。在于间壁,亦复如是。不以远近分迟速也。神识投胎,何以异此。

【译白】问:“世人仅一壁之隔,彼此就不见不闻,相隔几里之远,则难以即刻到达。远隔千万国土之外,神识何能纤毫悉知,无所障碍呢?”•答:“人之所以被障碍者,乃在于形体,而不在于神识。延陵季子说,骨肉重归于土,命该如此。若魂魄精气,则无所不至。譬如梦中,在千万里之外,忽然惊醒,身体仍在床上。即使近在隔壁,也是如此。并不以远近而分快慢。神识投胎,亦复如是。”

【原文】问,世有夫妇,日在一处,终无子息。为是神识未来乎。抑命数无子乎。•答,神识不来,即是命数无子。命数无子,神识自然不来。如增一阿含经说。经云,若男女共集,识未来投。或识既外投,男女不集,则不成胎。若女人无欲,男子欲盛。或男子无欲,女人欲盛,亦不受胎。又男子无病,女人有病。或女人无病,男子有病,亦不受胎。法苑珠林云,若父母福重,子福轻,不得人胎。若父母福轻,子福重,不得入胎。必父母子,三福业等,方得入胎。

【译白】问:“世间有的夫妇,日日在一起,始终不生育。是因为神识没来,还是命该无子?”•答:“神识不来,即是命中无子。命中无子,神识自然不来。如《增一阿含经》中说,若男女共集,识未来投。或识既外投,男女不集,则不成胎。若女人无欲,男子欲盛。或男子无欲,女人欲盛,亦不受胎。又男子无病,女人有病。或女人无病,男子有病,亦不受胎。《法苑珠林》上说,若父母福重,子福轻,不得入胎。若父母福轻,子福重,不得入胎。必父母子,三福业等,方得入胎。”

【原文】问,苟合所生男女,千中不留其一,是命不当为其子也。不当为其子,便不应投胎。投胎而仍被杀,何以故。•答,此各偿宿世之债耳。子所偿者躯命,父母所偿者恶名。

【译白】问:“偷情所生男女,千中不留其一,是命中注定不当为其子吧?若不当为其子,便不应来投胎。既投胎而仍被杀,是何缘故?”•答:“此是各自偿还宿世之债罢了。子所偿还的是身躯,父母所偿还的是恶名。”

【原文】问,富贵男与贫贱女合,或富贵女与贫贱男合,三福大不等矣,何以亦有胎。•答,托生之子,宿世修福有亏。或但当得富贵父,或但当得富贵母,或父母当得福贵子,或子当得富贵父母,因缘不同,故亦成胎。如阿难口解十二因缘经说。经云,子以三因缘生,一者父母先世负子钱,二者子先世负父母钱,三者怨家来作子。

【译白】问:“富贵男与贫贱女合,或富贵女与贫贱男合,三福大不相等,为何亦有胎?”答:“托生之子,前世修福有欠缺。或只能得到富贵父,或只能得到富贵母,或父母应当得到富贵子,或子应当得到富贵父母,因缘不同,也能成胎。如阿难口解十二因缘经说。经云,子女以三种因缘来托生,一者父母前世欠子女钱,子女来讨债的。二者子女前世欠父母钱,子女来还债的。三者怨家对头转世来做子女,子女来报怨的。”

【原文】问,托生者,或投富贵之家,或投贫贱之家,有以异乎。无以异乎。知其富贵贫贱乎。抑不知富贵贫贱乎。•答,异则有异,知实不知。如瑜伽论中说。论云,薄福者,当生下贱家,彼于死时,及入胎时,但闻种种纷乱声,或见入于丛林竹苇中。若福厚者,生尊贵家,彼于尔时,但觉寂静美妙,或闻妙音,或见升宫殿。

【译白】问:“托生者,或投富贵之家,或投贫贱之家,投生时的情形有没有差别,知不知道自己将来是富贵还是贫贱?”•答:“神识入胎时的差别确实是有的,但并不了解自己将来的情况。如《瑜伽论》上说。论云,福薄者,当生下贱人家,彼于死亡及入胎时,但听闻种种纷杂之声,或见自己入于丛林竹苇中。若是福厚者,当生尊贵人家,彼于此时,但觉寂静美妙,或听妙音声,或见升宫殿。”

【原文】问,男中阴入胎,于母生爱,于父生嗔。女中阴入胎,于父生爱,于母生瞋。理则然矣,所据何在。•答,据在胎形之向背耳。男胎向母而背父,女胎向父而背母。心既有异,故身亦随之。如处胎经说。经云,若是男者,蹲居母腹,右胁而坐,两手掩面,向脊而住。若是女者,蹲居左胁,两手掩面,背脊而住。

【译白】问:“男中阴入胎,对母生爱,对父生瞋。女中阴入胎,对父生爱,对母生瞋。理则固然如此。可依据何在?”•答:“依据胎形之向背。男胎向母而背父,女胎向父而背母。心既有分别,则身也随之。如《处胎经》上说。经云,若是男者,则蹲居母腹,右胁而坐,两手掩面,向母亲脊柱而住。若是女者,则蹲居母亲左胁,两手掩面,背对母亲脊柱而住。”

【原文】问,男女会合,必藉神识来投,然后成胎。而世多有此处分娩,亲见彼人入室,访之彼人,死期亦在此刻。则十月以前,其人尚在阳世,彼父母会合,更有谁人替之耶。若无中阴,则不能成胎。若有中阴,则中阴定是他人。何以又见彼人入室。•答,造宅造狱,何必自己监工。规模制度,悉依当人本分。宅狱成而监工即去,胎相成而本识方来,寿虽未尽,生固定然。自感宿生有负之人,为之代其受胎也。

【译白】问:“男女会合,必待神识来投生,然后才成胎。而世间多有此处产妇分娩,亲眼见某人走进产房,访于某人,其死亡之期,恰好正在产妇分娩之刻。那么十个月以前,某人尚在阳世,其父母会合时,究竟是谁人替他入胎。若无中阴,则不能成胎。若有中阴,则中阴定是他人。怎么又见某人于临产时入产房?”•答:“建造住宅或监狱,何必自己亲自监工。其规模制度,皆可依照本人要求而作。住宅或监狱建成,而监工即离去。胎身相貌长成,而本胎神识才来。此人阳寿虽未尽,而投生其家固是必然。自然感召前生有负于他的另一人之神识,为他代受前期胎狱之苦。”

【原文】问,据世俗所传,则人胎在临产之际。而据内典所载,则投胎在十月之前。亦何说之不相符乎。•答,临产入胎,当是千万中之一耳。非其宿有大福,不当受胞胎之苦,即其父母怀胎时,彼人未当寿尽,直至临产,一处命终,一处托生,或亦有之。譬如官爵,从资格渐升者,其常也。不次擢用者,其变也。

【译白】问:“据世俗所传,则神识入胎是在临产之时。而据佛经所载,则神识投胎是在十个月之前。为何两种说法互不相符?”•答:“临产时入胎的,少之又少,当是千万中之一。若非其宿世有大福报,不当受胞胎之苦,就是其父母怀胎时,彼人寿命还未尽,直至临产时,一处命终,另一处托生。偶尔也有之。譬如官职爵位,论资排辈逐渐升迁的,是常理。不按次序而破格提拔的,是特例。”

【原文】问,双生者,在母腹中,必有两中阴。其人胎也,出于同时乎。抑不同时乎。•答,有同时,有不同时。若同时人,则先产者为兄,后产者为弟。若不同时,则先产者为弟,后产者为兄。譬如竹筒纳胡桃,后入者必先出故(说本法苑珠林)。

【译白】问:“双胞胎者,在母腹中,必有两个中阴。他们入胎,是同时,还是不同时?”答:“有同时,也有不同时。若同时入胎的,则先出生者为兄,后出生者为弟。若不是同时入胎的,则先出生者为弟,后出生者为兄。譬如竹筒装胡桃,后装进去者必先倒出来。”

【原文】问,同一孕也,而所生子女,有端正者,有缺坏者。其间或黑或白,种种不同,何故?•答,一系此儿宿世之故,一系其母今世之故。此儿宿世,若柔和忍辱,装造佛像,亲近沙门,今世自然相好。若宿世遮佛光明,取三宝物,瞋恚斗浄,代他词讼,或讥毁丑貌之人,今世自然丑恶(说本业报差别经及三戒经)。其母今世怀孕之时,若近烟黑之处,胎儿遂黑。居清凉之处,胎儿遂白。习盐灰等味,毛发稀少。习淫欲之事,多患疮癖。若或跳掷,或复负重,支节缺坏(说本《法苑珠林》)。

【译白】问:“同一母所生子女,有端正者,有残疾者。其中还有的黑,或有的白,种种不同,是何缘故?”•答:“一是此儿宿世之原因,一是其母今世之缘故。此儿宿世,若性格柔和,忍辱不瞋,并且塑造庄严佛像,亲近出家人,今世自然长相端好。若宿世遮佛光明,盗窃三宝物,瞋恨心重、狡辩好斗,挑拨是非,代人诉讼,或讥笑诋毁面貌丑陋之人,今世自然长相丑恶。其母今世怀孕之时,若靠近烟火熏黑之处,胎儿肤色即黑。若居住清凉洁净之处,胎儿肤色即白。嗜好盐灰等味,胎儿毛发稀少。好淫欲之事,胎儿多生疮癖。若或有跳踯等剧烈运动,或背负重物,会导致胎儿肢体残疾。”

【原文】问,人有恒言,皆曰父母遗体。敢问孰者是父遗体。孰者是母遗体。•答,爪齿骨节,髓脑筋脉,凡系坚者,皆父遗体也。颊眼舌喉,心肝脾肾,毛发肠血,凡系柔者,皆母遗体也(说本修行道地经)。

【译白】问:“人有定论,都说身体是父母之遗体。请问哪些部位是父亲之遗体?哪些部位是母亲之遗体?”•答:“爪齿骨节,髓脑筋脉,凡是坚硬的,都是父亲之遗体。颊眼舌喉,心肝脾肾,毛发肠血,凡是柔软的,都是母亲之遗体。”

摘自《安士全书》欲海回狂:胎娠差别类

看网友对 胎娠差别类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