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欲海回狂 > 普劝受持流通序

普劝受持流通序

【原文】天下有极惨极烈,至大至深之祸,动辄丧身殒命,而人多乐于从事,以身殉之,虽死不悔者,其唯女色乎。彼狂徒纵情欲事,探花折柳,窃玉偷香,灭理乱伦,败家辱祖,恶名播于乡里,毒气遗于子孙,生不尽其天年,死永堕于恶道者,姑置勿论。即夫妇之伦,倘一沉湎,由兹而死者,何可胜数。本图快乐,卒致死亡,鳏寡苦况,实多自取,岂全属命应尔哉。彼昵情床笫者,已属自取其殃,亦有素不狎昵,但以不知忌讳,冒昧从事,致遭死亡者,亦复甚多。故礼记月令,有振铎布告,令戒容止之政(容止,即动静,谓房事也),古圣王爱民之忱,可谓无微不至矣(忌讳,寿康宝鉴详言之,俱宜购阅)。吾常谓世间人民,十分之中,由色欲直接而死者,有其四分。间接而死者,亦有四分,以由色欲亏损,受别种感触而死。此诸死者,无不推之于命,岂知贪色者之死,皆非其命。本乎命者,乃居心清贞,不贪欲事之人,彼贪色者,皆自戕其生,何可谓之为命乎。至若依命而生,命尽而死者,不过一二分耳。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,此祸之烈,世无有二,可不哀哉,可不畏哉。亦有不费一钱,不劳微力,而能成至高之德行,享至大之安乐,遗子孙以无穷之福荫,俾来生得贞良之眷属者,其唯戒淫乎。夫妇正淫,前已略说利害,今且不论。至于邪淫之事,无廉无耻,极秽极恶,乃以人身,行畜生事。是以艳女来奔,妖姬献媚,君子视为莫大之祸殃而拒之,必致福曜照临,皇天眷佑。小人视为莫大之幸福而纳之,必致灾星莅止,鬼神诛戮。君子则因祸而得福,小人则因祸而加祸,故曰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。世人苟于女色关头,不能彻底看破,则是以至高之德行,至大之安乐,以及子孙无穷之福荫,来生贞良之眷属,断送于俄顷之欢娱也,哀哉。安士先生欲海回狂一书,分门别类,缕析条陈,以雅俗同观之笔,述劝诫倶挚之文。于古今不淫获福,犯淫致祸之事,原原委委,详悉备书,大声疾呼,不遗余力,暮鼓晨钟,发人深省,直欲使举世同伦,咸享福乐,各尽天年而后已。须知其书,虽为戒淫而设,其义与道,则举凡经国治世,修身齐家,穷理尽性,了生脱死之法,悉皆圆具。若善为领会,神而明之,则左右逢源,触目是道。其忧世救民之心,可谓至深切矣。是以印光于民国七年,特刊安士全书板于扬州藏经院,八年又刻欲海回狂,万善先资,二种单行本。十年又募印缩小本安士全书,拟印数十万,遍布全国,但以人微德薄,无由感通,只得四万而已。而中华书局私印出售者,亦近二万。杭州汉口,倶皆仿排,所印之数,当亦不少。兹有江苏太仓吴紫翔居士,念世祸之日亟,彼新学派,提倡废伦废节,专主自由爱恋,如决江堤,任其横流,俾一班青年男女,同陷于无底欲海漩馥之中。遂发心广印欲海回狂,施送各社会以期挽回狂澜。然众志成城,众擎易举,恳祈海内仁人君子,大发救世之心,量力印送,并劝有缘,普遍流通。又祈父诲其子,兄勉其弟,师诫其徒,友告其侣,俾得人人知其祸害,立志如山,守身如玉,不但不犯邪淫,即夫妇正淫,亦知撙节。将见鳏寡孤独,从兹日少,富寿康宁,人各悉得,身家由兹清吉,国界于以安宁,秽德转为懿德,灾殃变作祯祥。毕竟不费一钱,不劳微力,而得此美满之效果,仁人君子,谅皆当仁不让而乐为之也。爰述大义,以贡同仁。民国十六年释印光撰。(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•卷三》)

【译白】世上有一种极其惨烈,极为深重的祸患,动不动就使人丧身失命,而人们却大都乐于沉溺其中,甚至不惜以身体、性命相殉,至死都不肯改悔,这便是对女色的贪爱。那些道德败坏之徒,放纵情欲,寻花问柳,偷香窃玉,做下种种毁坏社会伦理的恶行,致使家庭衰败,祖宗受辱,自己恶名远扬,连累后代子孙。他们活着时寿命被削减,不能尽其天年,死后还要永久堕入恶道。此类人所受的报应姑且不论。即使是夫妇之间,一旦沉湎其中,不加节制,由此而死的人,其范围之广,数量之多,也是数不胜数。本为贪图快乐,结果却招致死亡。鳏夫寡妇的孤苦不幸,实际上多由自己造成,并非都是命该如此。那些平日沉迷于床笫之欢不能自拔的人,固然可说是咎由自取。可也有平时房事并不过度,但因不知应当注意的各种忌讳,贸然为之,因而招致死亡的,为数也很多。在《礼记•月令》中有这样的规定,当惊蛰节气即将到来,春雷震响前三日,要由地方长官振响木铎,宣告政令,警示人们在此期间禁止房事,以免胎儿发育不全,及夫妇召感种种灾病。古代圣王的爱民情怀,真可说是无微不至(各种忌讳事宜,在《寿康宝鉴》中有详细说明,应当购阅)。我常说:“世间人民的真正死因,由色欲而直接致死的占十分之四,间接致死的也占十分之四,这是由于贪恋色欲使身体亏损,当受其他风寒病毒等感染而死。”一般人总把这些人的死,归之为他们的命不好。岂知贪色之人短命而死,其实并非他们生来就注定寿命短促。因为只有那些心地清净,品行端正,不贪欲事的人,才能活到自己命定的寿数。而贪色的人,全都是自己戕害自身,以致过早命亡,何可说是命中注定的呢?其中真正能依命而生,命尽而死的人,只占到十分之一二而已。由此可知,世上多半都是贪着色欲而枉死的人,这一祸患之酷烈,再没有别的能与之相比。这是多么的令人哀痛,又多么的令人畏惧。然而也有一种方法,既不用费钱,又不用费力,却能成就至高之德行,享受至大之安乐,为子孙留下无尽之福荫,使自己来生得贞良之眷属,这便是戒淫的善行。夫妻间的人伦,前面已略说其利害,暂且不论。至于那种不正当的邪淫行为,却是无廉无耻,极秽极恶,完全是以人身在行畜生的事。所以当有艳女前来私会,或是妖妓投怀献媚,君子则视为莫大的祸殃而予以拒绝,因此而福星高照,天神眷佑。小人则视为莫大的幸福而欣然接纳,因此而灾星降临,鬼神诛戮。君子则因祸而得福,小人则因祸而加祸。这便是古人所说的:“祸福无门,唯人自召。”世间人若于女色关头,不能彻底看破,便是以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至高德行,至大安乐,以及子孙的无穷福荫,自己来生的贞良眷属,全部断送于片刻的欢娱之中,这是多么悲哀啊!

清代周安士先生所著的《欲海回狂》一书,其内容分门别类,事理剖析详尽,用雅俗共赏之笔,写下了劝勉诚挚,训诫严厉的感人文字。对古往今来不淫而获福,犯淫而致祸的诸多事例,原原本本,作了详细记述。他在书中大声疾呼,不遗余力,宛若暮鼓晨钟,发人深省,恨不能让世间上所有人都得到幸福快乐,健康长寿,各尽天年。须知此书,虽是为戒淫而作,其所阐释的义理与准则,无论是治理国家,还是自我修身,使家庭和美,还是探寻宇宙人生奥妙,悟明自性,了脱生死,全都圆满包括无遗。读者若能细心领会,身体力行,融会贯通,一定会达到圆融自在,触目是道的全新境界。安士先生的忧世救民之心,真可谓至深至切啊!为此我曾在民国七年,特地于扬州藏经院将《安士全书》刻板印行。民国八年,又刻印《欲海回狂》、《万善先资》二种单行本。民国十年,又募资印刷缩小本《安士全书》。原计划印赠数十万部,使这部书遍及全国,但因我人微德薄,没有得到响应,只印送了四万部。另外,中华书局私下印刷出售的,也有将近两万部。杭州、汉口等地,也都仿照排版,其印刷数量,也应不少。

现有江苏太仓吴紫翔居士,忧念世间灾祸日趋加剧,国内出现的许多所谓新学派,公然提倡废除传统的伦理道德与贞节观念,一味主张自由恋爱,如同决开江堤,任滔滔洪水泛滥,使很多青年男女,陷入无底欲海的湍急旋流之中。于是他发心广印《欲海回狂》一书,施送社会各界人士,以期挽回狂澜。众志成城,众擎易举,恳请海内诸仁人君子,大发救世之心,量力出资印送,并劝有缘之人,普遍流通。同时希望父亲以此教海儿子,兄长以此勉励幼弟,为师以此训诫学徒,朋友之间以此相互劝告。使人人都深知淫欲之祸害,立志如山,守身如玉,不但不做任何邪淫之事,即使夫妻间的正当人伦,也懂得节制。从此世间鳏夫、寡妇、孤儿和丧子的老人,必将日见减少。富裕、长寿、健康、安宁,人人都可得到。自己与家人从此平安吉祥,国家和社会从此和谐安定。移德转化为美德,灾殃转变成吉祥。毕竟不花一文钱,不费微少力,而能得如此美满之结果,我想仁人君子一定都会当仁不让,而欣然为之吧!为此谨略述要义,贡献给各位同仁。民国十六年(1927)释印光撰。(《增广印光法师文钞•卷三》)。

摘自《安士全书欲海回狂:普劝受持流通序

看网友对 普劝受持流通序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