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广义节录 > 福被江南

福被江南

福被江南(一疏昌后)(见《东海家乘》)

【原文】昆山徐在川,讳汝龙,为刑部公讳申之子,长于文学。虞山严文靖公讷,延为西宾〖西宾,家塾教师或幕友之敬称〗。先是倭寇〖沿海地区的曰本海盗〗猖獗,凡江浙濒海地,皆被兵燹〖兵燹(xian),因战乱而造成的焚烧等灾害〗,民不聊生。至嘉靖三十四年乙卯,苏松四郡皆荒,流民载道。抚藩大臣,以时值用兵,莫敢上达。而严公适以宫詹【宫詹,即太子詹事。属东宫詹事府〗在家,在川公劝其为民请命,犹豫未决。公即代为草疏,滔滔数千言,情词恺挚,袖之以哀恳于严。严欲决于神卜之瞽者,公乃焚香告天,以求必济,而又密赠卜者以金。占得升卦,天然协吉,以为此疏一达,不惟万民受福,抑且禄位高远。严公大喜,毅然达之,果蒙俞允,尽蠲江南全省之赋。凡漕粮〖水运京都之粮为漕粮〗之已入廒〖粮仓〗者,皆令民如数领归,欢声溢于道路。未几,严即被召,后登相位。而在川公,及身为交河令,多政绩。长子应聘,为太仆公。太仆公之曾孙乾学,秉义,元文,为同胞三鼎甲〖殿试第一名状元,第二名榜眼,第三名探花,合称三鼎甲〗。司寇乾学公生五子,曰树谷,曰炯,曰树敏,曰树屏,曰骏,倶名进士,时称五子登科。最幼者词林〖翰林院的别称】。诸孙出仕者甚多,极科名之盛。[按]康熙己已,庚午间,立斋先生已将大拜〖指拜相〗,适在寓草疏,覆苏松浮粮〖浮粮,定额之外的钱粮税款〗事。有姓陈者,力言国用不可骤减,且云有田在苏,亦当避嫌。因代草一疏,劝立斋覆之,大意以为此事无容更议。而后豁免之说遂寝。是年陈姓者,竟卒于京邸。相国亦旋以罢归。较之交河公之代草,不相去霄壤哉。人以此事归咎相国,冤矣。陈姓者住嘉定,隐其名。

【译白】昆山徐在川,讳汝龙,是刑部徐申的儿子,擅长文学。虞山(今江苏常熟)文靖公严讷,延请他为西宾。先是日本海盗猖獗,凡江苏、浙江沿海地带,都因战争而遭受焚烧破坏,以致民不聊生。至嘉靖三十四年乙卯,苏州、松江一带有四郡皆闹饥荒,流民载道。抚藩大臣,因为正值用兵之时,不敢向朝廷汇报实情。当时严公以太子詹事身份在家,徐在川劝他为民请命,严公犹豫未决。徐公就代为起草上疏,滔滔数千言,情词诚挚恳切,揣在袖中向严公恳切哀求。严公想请一位卜卦很灵验的盲人来决断,徐公就焚香告天,以求上天助成此事,而又暗中送钱给占卜人。结果占得升卦,卦象显示吉祥,认为此疏一旦上达朝廷,不仅万民得福,而且禄位高远。严公大喜,毅然上达,果然得到允许,免除江南全省之赋税。凡漕粮已入仓的,都通知百姓如数领回,欢声载于道路。没多久,严公即被召,后登相位。而徐在川,此后一直任交河令,有很多政绩。长子应聘,为太仆公。太仆公之曾孙,乾学、秉义、元文,为同胞三鼎甲(状元、榜眼、探花)。司寇乾学公生五子,名树谷、炯、树敏、树屏、駿,都是有名的进士,当时称为五子登科。最幼的任翰林学士。诸孙辈中出来做官的也很多,此一门可称是极科名之盛。[按]康熙己巳庚午年间,立斋先生即将被任命为宰相,正在寓所起草奏疏,查核有关苏、松一带多收定额之外的钱粮税款事。有一姓陈的人,极力主张国家的费用不能突然减免,并且说有田在苏郡的官员,也当避嫌。还代写一疏,劝立斋先生上达收回成命,大意以为此事不需再讨论。结果豁免捐税之事就被搁置了。这一年,姓陈的人竟死于京城的邸舍,相国也随即罢官回家。此与交河令徐公之代草比较,岂不是有天壤之别吗?人们把此事完全归罪于相国,实在是冤枉了他。那位姓陈的人住在嘉定,在此就不提其名了。

《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•卷下》终

摘自安士全书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广义节录:福被江南

看网友对 福被江南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