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广义节录 > 初闻佛理

初闻佛理

【原文】帝君曰,予在朝时,闻方外之言曰,西方之国(是天竺国,非极乐国),有大圣人(是释迦牟尼佛,非阿弥陀佛),不言而自化,无为而自理。以慈悲为主,以方便为门,以斋戒为常,以寂灭为乐。视死生如朝暮,等恩仇如梦觉,无忧喜悲愤之情。盖知浮生不久,而求无生者也。予尝慕之。及辞荣归,道逢隐者,行歌于市,深契于衷。予乃下车拜恳。行歌子仰天而叹,指予以心印,授予以正诀,曰,此西方圣人归寂法也,子能念而习之,可度生死,证无量寿。若得到于彼岸,则可成正觉。如中道而废,犹不失为神仙。予受教后,尘缘既毕,百虑俱灰。时值仲秋,会集亲朋,留颂而逝(颂载化书)。

【译白】帝君说:“我在朝廷为官时,曾听方外一位修道人说:‘西方国家(指天竺国,今印度,不是极乐世界)有位大圣人(指释迦牟尼佛,不是阿弥陀佛),无需言说而众生自然受到教化,清净无为而国家自然得到治理。以真诚慈悲为主,以善巧方便为门,以奉持斋戒为常法,以清净寂灭为乐。视生死如同朝暮,等观恩仇如同梦醒,无有忧喜悲愤之情。因为了知人生短促,而希求无生。’我当时听了,非常仰慕。待我辞官荣归故里,于途中遇见一位隐士,在街市边走边唱,其歌词深契我心。于是我下车向他顶礼,恳求他教导我。唱歌的隐士仰天而叹,指示我心印,并传授我正诀,说:‘此是西方圣人教人归于寂灭之法。你若能念诵并依之修习,可超越生死,证无量寿。若能精进不退直达彼岸,则可成正觉。即或半途休歇,犹不失为神仙。’我接受教化后,世俗尘缘既尽,了无牵挂,万念俱灰。到仲秋时,我会集亲朋,与他们告别,留下颂辞而逝。”

【原文】[按]或疑佛教自汉明帝时方传东土,帝君当日,何自而闻方外之言。然历观记载,乃知西周之时,此间已有佛法。周昭王二十六年四月初八,为释迦如来降诞之辰,其时但见日有重轮,五色祥光,入贯太微,遍照四方,宫殿震动,河井泛溢。王命太史苏由筮之,得乾之九五,曰,此西方圣人降诞之相,却后千年,教法来此。王命镌石记之,置南郊祠前(出周书异记及金汤编)。至穆王时,西极之国有化人来,人水火,贯金石,反山川,移城邑。穆王造中天台以居之(出列子)。故山西五台山及终南山,苍颉造书台(在秦地都城南二十里),檀台山(在唐时玉华宫南)数处,皆有穆王所造佛寺古迹。而列子仲尼篇亦引孔子之言曰,吾闻西方有大圣人焉,不治而不乱,不言而自信,不化而自行。荡荡乎,民无能名焉(孔子又有一书,名三备卜经,次篇几章,亦言西方圣人事。唐敬宗时,犹见有人引及此书)。又尝考秦缪公时,扶风得一石像,缪公不识,置马厩中。公骤得疾,梦天神谪谴。问诸侍臣,由余答曰,臣闻周穆王时,有化人来,云是佛神。穆王信之,于终南山作中天台,高千余尺,址基现在。又于苍颉台,造三会道场。君今所患,得毋此耶。缪公曰,近得一石人,衣冠非今所制,今在马坊,将非此欤。由余见之,骇曰,是矣(高丽,曰本,昔年佛法未至时,土中有祥云涌出,皆掘得阿育王塔)。公迎置净处,像忽放光。缪公以为瞋怒也,宰三牲祭之。时有善神,擎掷远处。公大惧,以问由余。由余曰,臣闻佛好清净,不进酒肉,爱惜物命,如保赤子。君欲祠之,果饼而已。公大悦,欲造佛像,而无其人。由余曰,昔穆王造寺之侧,应有工匠。遂于苍颉台南村,得一老人名王安者,年已一百八十,自言曾于三会道场,见人造之,今年老不能。于是复于他村,购得四人,造一铜像。公喜,于土台上建重阁,高三百尺,以供养之。时号为高四台(出天人感通记及法苑珠林)。而扬雄,刘向,寻觅藏书,往往见有佛经。然则孔子所语,及帝君所闻,有自来矣。惜教未东来,言之略耳。

【译白】[按]或许有人怀疑,佛教自汉明帝时方传此土,帝君当时从何而听闻方外人之言?然遍览史书记载,可证知西周之时中国已有佛法。周昭王二十六年四月初八为释迦如来诞生之日,其时但见太阳有层层光环重叠,五色祥光直射太微,光明遍照四方,宫殿震动,河井之水漫溢。昭王命太史苏由卜卦,得乾卦之九五,说:“此是西方圣人降生之瑞相,此后一千年,教法将传来我国。”昭王诏令刻石碑记载此事,并把石碑置立于南郊祠庙前。

至周穆王时,西方国家来了位具有神通变化的人,可随意出入水火、贯穿金石、移山倒海、搬移城邑。穆王敕令建造中天台请他居住。所以山西五台山及终南山、仓额造书台(在秦国都城咸阳南二十里)、檀台山(在唐朝时玉华宫南)数处,皆有周穆王当时所建造的佛寺古迹。而《列子•仲尼篇》也引用孔子之言说:“我听闻西方有大圣人出世,无需治理而人民自然安定,不用劝导而人们自然敬信,不必教化而人们能自觉行持。这位伟大的圣人,人民都不知该用怎样的言语来称赞他了(孔子另有一部书,名《三备卜经》,书中次篇几章也提及有关西方圣人之事。唐敬宗时,还有人引用过这本书)。”

又曾考证秦繆公时,陕西扶风发现一尊石像,繆公不知石像来历,命人置于马棚里。繆公忽然得病,梦见天神厉声谴责他。他问左右侍臣怎么回事。宰相由余回答说:“我听闻周穆王时,曾有一位神通变化的人从西方来,说是佛神。穆王极为敬信,于终南山造中天台,高一千多尺,其基址至今还在。又于仓颉台,建三会道场。您今所得之病,或许与此事有关。”繆公说:“最近发现一尊石像,衣服帽子都不是今人所穿样式,我命人放马棚里了,莫非就是此事引起的。”由余到马棚见到这尊石像,大吃一惊,向繆公说:“您说的没错(高丽、日本以前佛法尚未传到时,土中有祥云涌出,都曾挖到阿育王塔)。”繆公赶紧恭迎石像,供于洁净之处,石像忽然放光。繆公以为石像生气了,宰杀牛、羊、猪三牲祭祀。当时即有善神出现,将祭品抛掷远处。繆公更加害怕,又问由余是怎么回事。由余说:“我听说佛喜欢清净,不食酒肉,爱惜物命,如同保护幼子。你若想供奉,蔬菜果饼就可以。”缪公很高兴,想造佛像,而找不到会造的人。由余说:“从前穆王建造寺庙之附近应有工匠。”于是在仓颉台南村,找到一位名叫王安的老人,已经一百八十岁了。老人说曾于三会道场见人造过佛像,但现今自己已年老,无能为力了。于是又于其他村庄找到四位工匠,造了一尊铜佛像。繆公很欢喜,于土台上建了一座高三百尺的楼阁供养佛像。当时称为高四台。其实西汉时的扬雄、刘向在寻找藏书时,常常见有佛经。可见孔子所说及帝君所听闻的,都是有来历的。可惜当时佛教尚未正式东来,这方面的记载都很简略。

摘自安士全书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广义节录:初闻佛理

看网友对 初闻佛理 的精彩评论